校對北京時間
  首頁 > 國際視野

全球技能人才短缺問題的近期分析摘編


  根據國務院領導批示和教育部領導指示精神,我中心專題組對2012年11月18日英國《金融時報》所援引的麥肯錫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全球勞動力市場:35億人口的工作、收入和技術》和《未來的制造業:全球增長和創新的下一個時代》兩份報告進行了編譯,還有經合發展組織(OECD)等國際組織近期類似研究成果。由于英文資料中的skilled workers 為技能型員工或熟練員工, high-skilled person, people with high skills 均為高技能人員,并非與中文“技術人才”概念嚴格對應,所以本文使用“技能人才”。現将有關分析材料摘編如下,供領導和有關方面同志參閱。

  一、《金融時報》“全球技能人才預計存在4000萬人缺口 Skilled Workers Shortfall of 40m Forecast”(Peter Marsh,2012年11月18日)

  麥肯錫全球研究所的一項研究顯示,到2020年全球高科技産業将面臨4000萬技能人才缺口,位于中國的高科技企業所受打擊将尤為沉重。麥肯錫戰略咨詢機構的研究分支麥肯錫全球研究所指出,制造業将成為全球經濟領域受技能人才缺口影響最為嚴重的領域。

  就産量而言,中國去年超越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制造業大國。麥肯錫特别指出,中國要想延續制造業領域的快速擴張或有難度。汽車、醫療設備以及航空航天等制造業子闆塊受招工難的打擊可能最為沉重。

  該研究所主管James Manyika指出,在這些領域,技能人才短缺的影響未來幾年将進一步加劇,原因是學術機構無法培養出足夠多的合格人才以滿足市場需求。他說,“技能人才短缺的程度将成為許多公司按理想的方式開發業務的一個巨大制約”。

  在麥肯錫的這項研究中,高級技能人才被定義為擁有大學或同等學曆的個體,所學專業不限。但用工企業目前在以下專業領域的人才招聘難度最大:與制造業緊密相關的技術類專業,以及采礦、醫療服務和機械設計等其他基于技術的行業。一些大公司近期承認在招聘機械等專業人才方面存在困難,包括美國的波音、卡特彼勒和霍尼韋爾,以及英國航空發動機商羅爾斯•羅伊斯。

  麥肯錫預測,到2020年共有4000萬需要技能人才的崗位出現空缺,其中1300萬有可能在制造業,其他2700萬均勻分布在世界經濟的許多其他行業。麥肯錫的咨詢師指出,中國有可能成為受技能人才短缺最為沉重的國家。到2020年中國将有2200萬技能人才缺口。報告指出,其他1800萬缺口将主要影響到高度工業化地區,包括西歐、美國和日本等。

  麥肯錫指出,造成中國技能人才缺口較大的原因在于,中國的經濟增長過快,雖然高等院校培養出了大量具有高等學曆的畢業生,但這些年青人的生産力仍然無法滿足經濟擴張的需要。到2020年,位于中國的企業共需要1.4億高級技能人才,缺口達到約2200萬人。這是基于未來幾年中國大學及同等教育機構每年将培養各專業畢業生約500萬人的預期所做的推斷。

  該研究所主管James Manyika指出,“中國正在向教育領域投入大量資源。但即便如此,也不足以滿足經濟的需要。雖然中國經濟增長速度已有所放緩,但相對于絕大多數其他國家而言,中國經濟增長的速度仍然很快,年增速達到7%至8%。”中國面臨的另一大困境來自于自身人口結構的變化,老年人口比例快速上升。受此影響,20多歲、可能擁有較高教育水平的新增勞動力人數,在未來幾年中國人口中所占比重可能相對較小。

  二、相關背景材料

  1、與《金融時報》相關材料之一:《全球35億人口的工作、收入和技術》摘要(麥肯錫全球研究所,2012年6月)

  報告分析了全球勞動力市場形成的背景,預測了2020年全球經濟将遭遇的人才困境,并為政府和企業走出這一困境提供了政策建議。

  報告指出,在過去30多年裡,發展中經濟體實現工業化并開始在世界市場競争,全球勞動力市場逐漸形成。為了提高生産力,發達經濟體開始大力投資人力集約型技術,打擊全球低成本勞力輸出國。今天,這一市場特征尤為明顯。發達經濟體對高技能人才的需求增長超過供應,而對低技能人才的需求仍然很低。勞動力的收入份額, 或國民總收入中用于勞動力工資的份額在下降,收入差距擴大,包括7500萬年輕人在内的低技能人才經曆失業、不充分就業,和工資停滞。

  研究發現,這些趨勢非但勢頭不減,且開始向中國和其他發展經濟體蔓延,從而使2030年的國際勞動力達到35億。基于目前人口、教育和勞動力需求的趨勢,報告預計截至2020年全球經濟将遭遇以下障礙:

  具有第三級教育(包括本科或研究生學曆)的高級技能人才需求缺口高達3800到4000萬,占需求的13%。其中1600到1800萬缺口在發達經濟體,而其餘2300萬在中國。

  發展中經濟體具有中學教育的中等技能人才缺口高達4500萬,占需求的15%;

  低技能人才(發達經濟體中沒有接受過高等教育訓練或發展中經濟體中沒有接受過中學教育)過剩高達9000到9500萬,全球勞動力過剩率達11%。這一群體占全球勞動力的2.6%,到2020年有可能永久性失業。

  報告指出,消除這些經濟體發展的不平衡需要各國政府和企業共同努力,提高受教育機會,提供針對具體工作的培訓機會。發達經濟體需要将年青人獲得大學學位的速度翻倍,并在科學、工程、和其他技術領域湧現更多的畢業生。同時政府必須更新中學教育和職業培訓,重新培訓中期職業生涯的人才,為無法繼續攻讀大學的學生提供針對具體工作的實際技能。

  即使如此,在接下來的20年裡,仍然可能出現許多勞動力掌握的技能不具備足以獲得全職工作的現象。因此,無論是發展中還是發達經濟體,政策制定者不僅需要培養高級技能人才,還要為沒有接受過較高教育的勞動力創造更多就業。解決方法包括在發展中經濟體内推動價值鍊條(比如食品處理相比種植出口糧食能創造過多就業機會),在發達經濟體中創造機會使沒有高等教育學曆的勞動力參與一些發展迅速的領域,比如醫療衛生和基于家庭的個人服務等。

  從企業的角度來講,在這樣一個人才短缺的時代,必須懂得找到掌握他們需要的技術的人才庫,并設計招聘、保留、培訓這些人才的相關戰略,從而增加企業的競争優勢。同時,通過各種方法保留更多的女性高技能人才和年齡大一些的技能人才留下來。公司還需要大力加緊培育公共教育和培訓體系。

  報告将中國列為發展中經濟體中一個獨立的集群,預計中國的勞動力增長速度會減半,降至年增長率0.5%。在接下來的20年裡,中國會被印度和包括南亞和非洲再内的“年輕”發展中經濟體取代,喪失其在全球市場新勞動力資源大國的地位。盡管中國不再是世界最大的廉價勞動力國家,她會承擔一個全新、可能更重要的角色,成為具有高等教育人才的最大供應國。2030年,世界上具有大學教育的新增勞動力将有57%來自中國和印度。

  2、與《金融時報》相關材料之二:《未來的制造業:全球增長和創新的下一個時代》摘要(麥肯錫全球研究所,2012年11月)

  報告指出,制造業無論對發達經濟體還是發展我國家都繼續起着關鍵作用。與1929年大蕭條之前比,未來的制造業面對的環境風險更大,不确定性因素更多。要在這種環境中勝出,各國需要首先迎接人才挑戰。人才挑戰已經在許多制造行業都存在,将來甚至會更糟。尤其随着制造工業的增長和複雜性不斷提高,更需要更多技能人才,在技術和分析專業的人才短缺會尤其明顯。在諸如汽車、航天航空等工業,随着員工退休,工程師缺口會出現。在發達國家和中國,人口老齡化會制約具有大學學曆和技術才能的人才的供應,而這些技能對制造業日漸關鍵。報告顯示,人才的獲得已經成為全球技術或創新工業制造商選址決策中的一個重要考慮因素。例如,在美國的汽車行業,代表汽車配件制造商的行會組織調查發現,2011年70%的CEO承認招到工程技能人才存在困難,而2010年這個比例僅42%。德國工程師協會公布,人才短缺會不可避免地阻礙研發進程,萊比錫市長更直言這種情況是“史無前例”的。這種人才問題不僅限于發達國家。中國汽車工程學會批評說工程師短缺在于中國的技術創新是個薄弱環節。

  如何解決人才短缺的問題?報告指出,有效地處理人才資本的調整有助于幫助各國提高競争優勢。除了繼續提高公共教育,尤其是教授數學和分析技能外,政策制定者還應該幫助學生進入适合他們的領域。比如提供簡便易得、清晰準确的信息,使學生了解掌握不同層次技能或在具體職業的人才可期望的收入,以及新畢業生多久可能獲得職位。這些數據還應該包括其他信息,比如哪些職業的下崗率最低,那些地區和行業對具有特定技能和經驗的人才需求最大,等等。報告指出,在美國和英國一些國家,調查顯示工程技術專業的學生不太喜歡制造業,因為他們認為這個行業屬于夕陽行業。政府應該認可并慶祝這個行業的勝利來消除這種誤解,提高這個行業的聲望。同時,政府還應該和行業、高等院校一起,确保通過學校學習獲得的技能能夠滿足雇主的需要。為了幫助年青人完成新興的制造業工作,政府還應該開發能夠獲得行業和國家認證的職業培訓,幫助新興的技術研究與能夠将這些研究成果商業化的企業實現接軌。

  3、《全球人才庫是如何發生改變的》(OECD,2012年5月)

  OECD此項報告概要地分析了全球人才在過去十年的變化,在此基礎上預測了今後十年全球人才庫的發展總趨勢以及各國在全球人才庫所占份額的變化趨勢,同時讨論了科技人力資源供應的持續增長與勞動力市場吸納能力的可能出現的沖突。

  報告指出,2010年全球25-34歲人口中大學畢業生最多的五個國家,中國以18%高居榜首,美國以14%屈居第二,俄羅斯和印度分别以11%蟬聯第三,日本則降至7%尾随其後。如果這一趨勢持續,報告預測截至2020年,OECD國家和G20國家具有高等教育文憑的25-34歲人口中,40%将來自中國和印度,僅有1/4來自美國和歐盟國家。報告特别指出,過去10年裡,中國的高等教育畢業生數已經翻了五倍、高等教育學校數也翻了兩倍。同時,中國依然有更宏大的目标,緻力于到2020年實現20%的公民(1.95億人)接受高等教育。如果這一目标得以實現,中國的高等教育畢業生規模将大緻相當于2020年美國25-64歲預計總人口的規模。但是,報告僅指出大學畢業生人數增長的速度之快,并沒有在其質量、及對經濟産生的影響方面做出任何評價。事實上,外媒在報道該報告時,一些西方學者毫不掩飾他們的質疑,指出“中國的人才是否能如西方學者一般見解深刻尚未可知”。

  随着全球人才庫的爆炸性增長,問題也随之而來:全球勞動力市場能否為不斷增多的高等教育畢業生提供就業?就OECD國家平均而言,2010年科技行業的人力資源占就業崗位總和的1/3。其中盧森堡、瑞典、丹麥和瑞士四國領先,均在40%以上;相比之下,印度、中國和印度尼西亞三國最低,不足10%。

  同時需要引起注意的是,1998年到2008年,所有OECD國家和G20國家科技行業的就業機會均以高于總體就業機會的速度增長。其中OECD國家平均年增長率3%。其中冰島最高,達到5.9%;西班牙、巴西、愛爾蘭三國緊随其後,介于5%到6%之間。而中國則以0.3%排在最後,遠遠落後于其他國家(波蘭、土耳其、印度和印尼數據缺失,所以不在排名之列)。

  4、部分國際組織關于技能人才開發的相關研究與戰略項目

  由于人口基數大,到2020年中國大學畢業生高居世界首位将毫無懸念。但是長遠來看,絕對人口優勢在不斷削弱。如同許多發達經濟體一樣,中國人口已經進入老齡化時代,勞動力增長減半;中國作為第一勞動力資源大國的地位将為來自印度、非洲和南亞等“年輕的”發展中經濟體所代替。同時,老齡化意味着額外的勞動力不得不退出勞動力市場,包括接受過高等教育的技能人才,而這些人才已經存在很大缺口。

  就人力資源開發質量而言,中國整體水平仍然存在很大提升空間。在2012年5月“21世紀大學國際聯盟”(Universitas 21)公布的“全球高等教育體系排名”中,中國在48個國家中排名39位,與發達國家尚有明顯差距。同時,人才培養結構與市場需求之間仍然存在較大差距,人才結構有待進一步優化。

  就行業吸納能力而言,OECD報告認為,中國科技行業的人力資源占就業崗位總和的比例偏低,僅10%;同時,中國科技行業的就業機會年增長率偏低,遠遠落後于其他國家。這表明,中國知識經濟程度有待提高,許多行業對高層次高技能人才吸納能力偏低。随着中國知識經濟程度的不斷提高,行業吸納能力的逐步加強,對于高技能人才的需求會繼續增加,高技能人才短缺的現象會進一步加劇。

  為了應對高技能人才可能短缺的挑戰,需要更加積極有效推進以技能提升為重點的人力資源開發戰略。從國際趨勢看,在全球競争日益加劇的背景下,國民技能水平已成為提高國家核心競争力和開發人力資源的關鍵領域,許多國家從本國需要出發制定了技能強國戰略。一些國際組織也将技能提上議事日程,加強了對技能開發政策的研究。

  世界銀行2010年10月啟動“邁向就業和生産力的技能測量項目”(Skills toward Employability and Productivity,英文縮寫STEP),目的是提出針對技能開發的綜合性框架。

  二十國集團(G20)2010年11月在韓國首爾舉行峰會,制定《多年發展行動計劃》,提出改進對就業技能的開發,使之與勞動力市場的需要更加匹配,從而提升吸引投資、創造體面的就業機會、提高生産力。

  OECD于2012年5月22日啟動一個全球性、綜合性、跨部門的“技能戰略”項目(Skills Strategy),提出“更好的技能,更好的工作,更好的生活”的口号,旨在促進參與國制定實施更加有效的國家和地方技能發展戰略,增強各國人才培養的針對性、靈活性、可轉換性、便利性、質量和效益。

  歐盟2012年11月20日啟動“重新思考教育”戰略(“Rethinking Education” Strategy),旨在鼓勵各成員國迅速采取行動,确保年輕人獲得能夠滿足勞動力市場需要的技能和能力,同時達到成員國對經濟增長和就業的預期目标。該戰略呼喚教育的根本性轉變,更加注重學生獲得的知識、技能和能力等學習成果,而不僅僅局限于學生的在校時間;該戰略更加重視教育的職業維度而非傳統的學術緯度,明确提出确保教育更加适合學生和勞動力市場的需求;要求各成員國加強教育和雇主的聯系,将企業家引入課堂,使年輕人通過更多的工作場所學習來體驗職場;鼓勵成員國在國家和歐洲層面加強在工作場所學習項目的合作,等等。


側欄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