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對北京時間
  首頁 > 國際視野

公派聯培博士高水平之路


    全國教育大會提出:“要擴大教育開放,同世界一流資源開展高水平合作辦學。”其中,向國外公派聯合培養博士,是擴大教育開放重要路徑之一,而且也是黨和國家積極、開放、有效地培養和集聚高層次人才的重要舉措之一。本版以中國駐英國大使館相關調研為例,聚焦高層次人才留學。——編者

    為了解國家公派聯合培養博士生(以下簡稱“公派聯培博士”)在英國的學習情況和體驗,我們對随機抽取的324名公派聯培博士進行了問卷調查,回收有效問卷187份。

    基本情況:聯培博士以工科、理科和醫科為主

    抽樣調查顯示,公派聯培博士派出時間以博士二年級為主,比例為46%。其次為博士三年級,比例為25%;博士一年級,比例為22%。參與調查的聯培博士分布在53所英國高校,以工科、理科和醫科為主,分别占52%、18%、11%。其中,接受公派聯培博士前5位的英國大學分别是劍橋大學18人、帝國理工學院15人、諾丁漢大學11人、牛津大學11人、倫敦大學學院學院10人。

    這些學生主要來自華東和華北等經濟、教育相對發達地區,北京、江蘇、四川、湖北、上海生源位居前5,而西北和東北地區人數較少。他們大部分來自國内“985”或者“211”工程高校,這些學校畢業的本科生占69%,研究生占88%。近25%的學生本科階段以第一作者身份在中文核心期刊和國際索引期刊上發表過論文,研究生階段這一比例達75%左右。

    據悉,公派聯培博士留學期限由國内、國外導師共同商定的占65%,15%系自行決定。其中,留學期限7至12個月的占68%,19至24個月的占18%,6個月的有9人。近半學生利用國内、國外導師既有合作渠道,自行聯系國外導師的占30%。過半學生的研修計劃由國内、國外導師共同商定;30%以上主要由國内導師指導、外方導師審定;15%的學生由外方導師指導,國内導師并未積極參與意見。

    學習現狀:76%的國外導師為學科帶頭人

    目前,公派聯培博士在獎學金申請與派出過程中的最大困難是“申請簽證”,其次為“派出手續煩瑣”,而“通過留學基金委選拔”位列第三位。大部分學生認為“取得國外導師邀請信”或“通過國内就讀高校評審”問題不大。

    公派聯培博士外方導師教齡10年以上的占81%,具有教授或準教授(Reader)專業技術職稱的占76%。76%的國外導師為學科帶頭人,國内導師這一比例為73%,但國外導師擔任國際專業學會負責人的比例(36%)遠高于國内導師(6%)。而且,國外導師擔任國際頂級專業刊物主編或主要審稿人的比例為55%,入選皇家科學院等英國五大學術團體院士的有26人,體現出英國在全球相關研究領域的領先地位。據調查,有75%的外國導師可以保證每1至2周對聯培博士進行一次面對面指導,另有4%的國外導師不能進行定期指導。86%的國外導師滿意科研進展,而國内導師滿意度為83%。

    對公派聯培博士開展科研和學習幫助最大的研修方式依次為“參加組會或同其他同學進行小組讨論”“直接參與國外導師的課題研究工作”和“在實驗室或辦公室工作”。“選修課程”“查閱專業文獻”和“聆聽講座和參加學術會議”則是次優選擇。

    留學收獲:有助于完成高質量博士研究課題

    31%的公派聯培博士在英留學期間以第一作者身份向國内核心期刊投稿,其中25%獲得發表,而向國際索引期刊投稿比例為72%,其中42%獲得發表。國際會議上發表論文的占39%,其中37%受邀發言。

    絕大多數公派聯培博士認為,出國留學有助于完成高質量博士研究課題,學術水平、學術視野和科研能力得到顯著提升。大多數人認可國家獎學金有助于減輕經濟壓力、專注學術研究,11%的人認為通過其他渠道也可以出國留學。

    為取得更好的留學效果和科研收獲,34%的公派聯培博士計劃延長留學期限。其中,延期1至3個月的占50%,6個月以上的23%。計劃完成國内論文答辯後繼續出國進行博士後研究的比例為65%,其中計劃返英的占46%。

    未來啟示:呼喚國内外導師更多共同參與

    通過剖析國家公派聯合培養博士生在英學習情況和體驗,能夠得出以下啟示。

    從事人文社科專業領域的研究人員比例有待提高。據統計,哲學、經濟學、法學、教育學等4個專業學科公派聯培博士占7%,而理工科占70%。由于上述專業在英獲得外方全額獎學金攻讀博士學位的機會較少,建議同等條件下優先資助人文社科領域公派聯培博士。

    優質生源持續流向優質高校。一方面,公派聯培博士主要來自國内重點高校,其中,“985”工程高校93人,相當于“211”工程高校學生的3倍、科研院所的10.3倍和省屬高校的46.5倍。另一方面,大部分公派聯培博士集中在英國高水平大學,即24所英國羅素集團大學。例如,英國劍橋大學、利物浦大學、曼徹斯特大學接收的公派聯培博士中,來自“985”工程高校的比例均超過80%,而牛津大學更是高達100%。英國科研實力最強的5所高校,即牛津大學、劍橋大學、帝國理工學院、倫敦大學學院和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接收的公派聯培博士中沒有國内省屬高校博士生,來自國内其他科研院所的博士生也僅有2人。英國伯明翰大學、諾丁漢大學、卡迪夫大學、杜倫大學等英國第二層級高校在選擇上則相對平衡。

    實現博士“聯合”培養還需國内外導師更多的共同參與。調查顯示,過半公派聯培博士之前并不認識英方導師或僅有一面之緣,而且近半學生的研究計劃隻有一方導師主要參與審核修訂。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公派聯培博士國内導師在其留學期間訪英并與外方導師及學生見面的比例為30%。雙方導師合作的密切程度直接關系到“聯培”目标的實現。

    中英雙方指導開展博士研究的側重點各有不同。公派聯培博士普遍認為,雙方導師在開展科研的方法與技術、提供學術網絡支持方面差異不大,但國内導師側重研究選題,外方導師更關注科研思路、視角、理論和科研論文寫作規範。這對國内專家審核資助申請人研修計劃時合理預判其能否達成預期學習目标,以及國内進一步改進和完善博士培養方式有一定借鑒意義。

    聯合培養博士對促進中外學術人員交流有一定推動作用。據統計,92%的公派聯培博士認為聯合培養模式有助于增進國内外導師的交流。其中,16%的外方導師已訪問了國内高校,另外66%的學生也有類似計劃。然而,絕大多數受訪者認為,這一模式在增進中外高校交流或擴大中國高等教育國際影響力方面作用并不突出。

    (作者:胡小芃,單位:中國駐英國大使館教育處)

    來源:中國教育報2018年9月21日第6版


側欄導航